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BY 福莱西宝

又是一年奥斯卡尘埃落定,你支持的影片拿了几座“小金人”?

其实,奥斯卡之所以长盛不衰、备受全球影迷所关注,是因为这个奖项历来在专业学者和广大受众、艺术性和商业价值之间达成了相对理想的平衡。商业电影本来就是“商业”+“电影”的合体,市场推动电影艺术与时俱进的作用不言而喻。

除了票房,产品植入算是商业电影最主要的盈利模式之一了。在一些极端的案例中,观众们可以在一部广告大片里费力地找出植入的电影剧情(在这里,就不点名批评《变形金刚》系列了)。但也有些情形下,为了特定的艺术表现,电影可能赤裸裸地“植入”了某些商品,甚至指名道姓地说出它们的品牌,但也许并没有向品牌收1分钱。

比如,此次揽得三项大奖的《绿皮书》中,就至少出现了三个硬得不能再硬的“硬广”——

其一,是斯坦威钢琴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钢琴家Don Shirley非斯坦威钢琴不演,Tony为此还把人家海揍了一顿。许多天才音乐家只弹奏一种名琴,独爱斯坦威钢琴衬托出Don Shirley在音乐上的挑剔,与他的在乐坛的地位相符。

其二,是KFC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作为一位举止文雅的音乐家,Don Shirley本来对KFC炸鸡的态度是:“我Don Shirley就是饿死,从这跳下去,也不会吃这口炸鸡!”然而没几分钟就变成了“真香”。这一转变,紧扣影片的中心思想,即两个种族、财富和教育背景完全不同的人物互相消除偏见与隔阂的过程。但不管怎样,这一刻地球人都知道肯德基吮指原味鸡是一种跨越种族、财富和教育背景的美味了。

其三,当属凯迪拉克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虽然全片似乎一次也没口头说到凯迪拉克,但在那个美国车的黄金年代,这样一位打死别人也只弹斯坦威钢琴,打死自己也不吃垃圾食品的音乐家,除了凯迪拉克又能坐什么车呢?这辆1962款凯迪拉克Sedan De Ville,两位主人公从片头开到片尾,甚至还印在海报上,当然特写镜头也不少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中国人拍古装剧要建筑和道具,可以找某店影视基地;那么美国人拍几十年前的美国,怎样凑齐片子里符合年代设定的众多老车呢?答案是找专营这种业务的公司。新奥尔良州的Jeff Hess就是这样一位道具车生意人,他的外号以及公司名字叫“Dirty White Boy”,把40多辆五六十年代美国车借给《绿皮书》剧组的正是他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不知道是纯属巧合,还是看到隔壁影片夺得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这件事里,有那么点微妙的玄学,彼得·法雷里开口向Dirty White Boy要几辆《水形物语》里一模一样的“水鸭色”1962款凯迪拉克Coupe De Ville(感谢万能的字幕组,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“水鸭色”是什么颜色)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不过Jeff Hess看了剧本后墙裂建议剧组还是用四门轿车版吧,毕竟一主一仆一辆车,两人分别坐前后排,四门轿车更容易设计场景,镜头运用也有更大的施展空间。于是同年款的Sedan De Ville取代了原先预想的Coupe De Ville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Jeff Hess为《绿皮书》提供了3辆1962款凯迪拉克Sedan De Ville,其中一辆是他自己的,两辆是问友商借来的。三辆车原本都不是绿色,Dirty White Boy把它们刷绿了,从内到外修饰一新,并且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。三辆凯迪拉克里的两辆出现在剧情中,男主男配开一辆,而乐队的另两名成员开一辆,且并未组成车队而行(阅读理解:这个细节也映衬出当时美国白人至上运动掀起小高潮的社会状况)。至于第三辆车,被用作备份和静态照片的拍摄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《绿皮书》的故事年代是1962年,Jeff Hess提供的大部分车辆都符合这一设定,只有个别车辆超过了1962车型年度,比如这辆白色的1964款福特Fairlane。同样把故事设定在1962年的《水形物语》,也出现了一闪而过的1964款庞蒂亚克。不过瑕不掩瑜,美国影视剧对道具车辆的选用,比起二战后车辆横行的抗日神剧,和惊现上海牌轿车的琼瑶民国戏不知道要考究多少了。

《绿皮书》问鼎奥斯卡,这些品牌或成最大赢家

在《绿皮书》里,这辆1962款凯迪拉克Sedan De Ville的作用其实已经不止是一件普通的道具了。它是一种象征,象征着Don Shirley的音乐造诣与财富,早已被美国上游社会认可,但这并不能改变身为黑人的他被歧视、被差别对待,迷失自我的现实。“这世上到处是害怕主动迈出第一步的孤独之人。”而他所要做的,就是勇敢去改变人们的心灵(此处插应插播一句:所有的伟大,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)。它也是一片有魔力的空间,它让两个差异极大的人不得不相处在几平方米的车顶之下,从而产生一系列戏剧化的改变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凯迪拉克也算是这部影片的“主演”了。

  • 分享

精彩推荐